李老師面相講課
精通面相相法並不是件容易的事,學習者..
[0000-00-00]
jgjh..
[2017-08-16]
家中出現這些異象,暗示..
[2017-08-16]
家中出現這些異象,暗示..
[2017-08-16]
家中出現這些異象,暗示..
[2017-08-16]
家中出現這些異象,暗示..
HOT NEWS
我的漂流運和旅行線
2012-12-19

 

        雖然沒有出國移民終老異鄉,但是我的命運相較於一般人還是比較漂流的。小時候隨父親軍職調動,我家在台灣北中南東各地都住過。中學時期叛逆不馴,惹事生非,母親怕我闖出更大的禍來,每年寒暑假都把我送到花蓮、高雄、台中的親友家寄住。大學時代我的品性行為已經變好了,卻開始自發性的迷上異鄉漂泊的那份孤寂感。每年一放寒暑假,我就迫不及待的收拾行囊離開台北,到一個無親無故的陌生城市,透過火車站附近的職業介紹所找一份臨時工,就自食其力的在那裡浮游一、兩個月。四十年前職業介紹所媒介的都是沒人肯幹的血汗工作,我做過建築模板工、挑磚工,農場鋤草工、運土工,磚瓦廠爬上顧客家屋頂的換瓦工,和酒吧、保齡球館的拖地工。常常因工作不慎搞得滿身是傷,我也從未叫過苦,流過淚,第二天照樣開開心心的去上工。

        大學畢業服兵役,訓練中心結訓抽籤分發,大家最怕抽到去金門、馬祖的金馬獎,而我一抽竟然抽中有「奧斯卡金像獎」之稱的東引反共救國軍指揮部。菜鳥新兵抵達東引碼頭要再分發部隊,我又被分到東引離島無水無樹、鳥不生蛋的西引步兵突擊第五大隊。西引當時正在建地下工事,我們白天挖山打坑道,晚上下海撈沙,連寒風凜冽,耳朵、臉頰、手腳長滿凍瘡的十二月、一月也不例外。我所在的海防班,幹完慘絕人寰的撈沙工作後,灌幾口嗆辣的黃龍酒,還要接著站海防哨兵,日子真是苦不堪言。西引島沒有淡水,煮飯、飲用、刷牙、洗澡都得接雨水來用。遇到乾旱幾天不洗臉、不洗澡是常有的事;而雨季一來喝的水、吃的飯裡帶有黃泥巴味更是司空見慣。那裡地形陡峭,石多土少,無法種菜,阿兵哥一日三餐吃的蔬果肉魚全賴東引補給。當颱風季節一到,或冬天刮起強勁西北風,登陸小艇無法行駛時,三、五天有時長達一個禮拜,我們餐餐只能靠罐頭和鹹魚配飯。

        台灣到東引半個月有一班補給艦,大家數著饅頭翹首盼望補給艦,是因為台灣家人朋友寄來的信件、物品會隨著補給艦過來,而我們要寄的信也須靠它來發出。那個時代沒有電話沒有電子產品,與本島通訊只能靠寫信。但家人朋友寫來一封信,你收到就信的內容回一封過去,對方看到往往已經是一個月後的事了。許多有女朋友的人雖然每天一封或數日一封信,但寫的內容因船期的關係只能鷄同鴨講,各說各話,日久因溝通互動不良,大多以「兵變」收場。外島生活苦悶艱困,再遭遇「兵變」這種事的刺激,有些人會因此想不開。海防前線哨兵都配備真槍實彈和手榴彈,晚上站衛兵把槍口抵住喉嚨扣下扳機自殺,這種事時有所聞。

        許多人到外島半年、一年就隨部隊移防調回台灣了,最倒霉的人是分到的單位剛駐防外島,那就要一路待到退伍才能回家。我的役期扣除成功嶺和新兵訓練中心有一年九個月,而我到西引時步兵突擊第五大隊才剛剛移防過來。換句話說這一年九個月我都要在一點一平方公里的小島上度過,而且中間沒有任何假期可以回台。更不可思議的是,好不容易熬到期滿退伍,那一年八月接二連三來了好幾個颱風,補給艦因而一再延期,我竟然身著便服在外島又白白多漂流了十二天。中華民國服過兵役的男子起碼有數千萬人次,和我一樣有這種奇幻經歷的,恐怕一萬人中也難找出一個。

        從當完兵到四十多歲,這二十年中除了當公務員時在雲林斗六住過半年,其他時間我的工作地點都在台北。自兒童時期就脫離不開的漂流命運,此時彷彿已完全安定下來了。九○年代初期我開始著迷人相學,終於從自己的手相、面相上找到了命中易多遷徙的原因,也認清命多遷徙的人固然和個人性向有關,有時也會受到諸多身不由己因素的影響。

        我左右兩手生命線下方都有一條斜向坎宮走的長叉紋,這條叉紋在手相學上稱做旅行線或出國線。生有此線者天生喜歡走訪外地,往往經常出國旅行或擁有在外地長期生活的經歷。旅行線長直明深,主出門在外一切吉順。若該線生有島紋、叉紋或被阻礙線穿破則人到外地要特別提防各種坎坷甚至凶危之事,反而不如待在自己家鄉安全。

        除了有清楚的旅行線,我額頭上方邊城部位長了一顆大黑痣。邊城也稱軍門、武庫,主管人二十三到二十四歲的流年運勢,此部相若不好,二十三、四歲流年運勢必定不佳,男生並主當兵會遠戍邊疆,受盡磨難。我二十三歲當兵抽中最艱苦的西引島,一待一年九個月加十二天不得返家,正是受到了邊地不淨的影響。面相一百三十五部位任何部位有痣疤紋破,該部位所主之事和所代表的流年必有不吉,這是準到不能再準的事。

        一九九八年我有個機會到大陸作生意,那時台灣的事業發展得正好,我年齡、體力也已邁入中年,去與不去,依違兩可,我曾經考慮了好一陣子。最後我利用人相學的專長替自己卜了吉凶,確定此去必定大有斬獲,衣錦榮歸,我才放心大膽的放棄這邊事業,前往北京從頭開始。在北京紮根五年,二○○三年我又搬到南京做起完全不相干的另一份事業。命運中多漂流的宿緣,在平靜了二十年之後又再度翻騰起來。所幸我額頭遷移宮、貴人宮都長得極好,這十三年的漂流已不似青少年時的顛沛流離,最後我的台商生涯是心想事成,滿載而歸。

        今年我已展開預定的環遊世界之旅,雖然那還是一種漂流,但卻是生命中最興奮、最自在的漂流。

 

回上頁